🌟🦕🌟

绿油油的WeChat真香!俺住在岛上不需要社交!

【池陆】找太阳

嗯嗯嗯又是俺,又是随便搞一下(?)


天气预报说再过几天就要进入梅雨季,索菲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什么晴天娃娃,非要让这么个小物件漂洋过海,不远千里抵达桦城。


我在微信给小姑娘发了新年红包,末了还不忘添上两三句:以前在身边你可劲儿嗡也就算了,怎么到这社交网络上了还要嗡嗡嗡我呢。她只是笑,语音发过来信号不怎么样,间续还掺了电流音,刺啦刺啦的磨得耳根直发痒。


我听见陆离叫我,都已经半个身子入土的人了,底气还是那么足,那么字正腔圆。我摁灭了屏幕,从茶几底下摸出瓶药油就往房间去。


早些年出警他总是崩得太紧,明眼人看了都知道是副用力过猛的样子。那时候就在想了,怎么也没个人劝劝。后来近...

【池陆】哄不好了

俺随便搞一下,不要太计较吼,图个开心与快落!

有一点彩蛋丢在评论区啦XDD


*


清早出警的时候,陆离后脑勺有一小撮儿毛戳出来了,歪歪扭扭地冒着个尖芽。池震几次抬起手想帮忙给顺下去,又几次生生刹住,张开的手掌心别扭地僵在空气里,最后还是收回来了,手腕往里翻去扶住颈侧,硬是凹出个再别扭不过的造型。


鸡蛋仔瞅了再瞅,忙不迭地背过身和温妙玲咬起耳朵,欸你说震哥年纪不算大吧,怎么这刚来就腰酸背痛护着肾哪?


我呸。池震对着人后脑勺就是结结实实一下,卷成轴的资料册抽得中间都折了道印。行为艺术,这叫行为艺术懂不懂啊?


“别听他的,他这是腰间盘突出,治不好了。”

陆离手里卡了杯...

小咪

事实证明这个梗屡试不爽,百搭!


女孩儿是美好的,是柔软的,染着明晃的色块和甜甜的味道。可以想象成格林童话里的糖果屋,也能化作迷雾森林里灵巧的鹿。

女孩儿又是勇敢的,内里的水果馅料撒着星星点点爱意的糖霜,或许也散布在眼睛里,堆积在指尖上。

女孩儿是这样向好友描述她的糖果屋,她的鹿,她的爱情:学长笑起来像在日光下暴晒了好久的巨大布朗熊玩偶,一大团松软的、香喷喷的。也许又是一小块盼盼小面包?

话题正在往什么香味大会的势头上发展,好友适时地打断了: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告白?游园会?篮球赛?还是万圣节?

女孩儿摇了摇头,散落在脸侧的碎发画出弧度,最后消失于点头的幅度里。

准备的。

失败...

“我不敢。”

分享シクラメン的单曲《100年初恋》http://music.163.com/song/26099413/?userid=118433943 (@网易云音乐)


-xxxx-09-11


BamBam一巴掌拍上来的时候我还在跟立体几何纠缠得难舍难分,辅助线竖一道横一条的通通不对,稿纸撕了又撕,头毛被薅得到处都是。


我抬头瞪他,眼神狠得不亚于在凝视烧烤摊上即将被串个对穿的烤翅,他两手一摊嘴一撇,嘉尔哥又来了。


哦。


金有谦!通风报信的烤翅兄弟守着我一桌子的DNA声嘶力竭,今年校运会男子四乘一你还报么!


再说吧。

唉,都跑得这么远了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见。


-xxxx...

[船马]关于“嘘”的糖水罐头

重新做人了,补档拉出来凑个热闹。


雷狮抬头看了一眼壁钟。自带荧光条的时针和分针刚好重叠在一起,绿莹莹的光映在蒙了一层薄灰的玻璃罩表面。半夜拦不到车甚至连三轮都坐不上的经历可不多,屈指可数到雷狮可以回忆起上一次他向室友求助时,对方是在五声忙音后才接通了视讯。接着是蒙着水汽的年轻躯体,柔软帖服着额头的湿发,热烈而不自知,像沙漠里最后一片绿洲,做出任人采撷的姿态。

他哽了一下,“安迷修”三个字像一滩被嚼软的大白兔奶糖黏在喉咙口,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最后化作一声干净利落的“喂”,颇有青春言情剧里冷酷装逼的男主调调。

“我们做吧。”


回应他的当然不是什么欲拒还迎的娇羞应答或者底气十足带着火药味的“滚...

Namnam

嚼嚼。

🍯


把整个春天采集的蜂蜜,编好的花环,悄悄放进你的陶土罐里。等待它们发酵,变成“我喜欢你”。

© 被窝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